宝钢就选择退出中宝镍业,该项目为业主在印尼镍铁产业园整体规划中的首期建设项目

图片 1

图片 1

曾被外界形容为“两大央企强强联合”的中宝滨海镍业有限公司,在经过两年难产的阵痛后,目前面临“投产即亏损”的尴尬境地。
公开资料显示,中宝镍业成立于2009年6月24日,是由中国中钢集团和宝钢集团各自委托自己的子公司——中钢滨海实业有限公司、宝钢资源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合资公司,中钢和宝钢各自出资6亿元,分别占股51%和49%。
不过,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宝镍业注册仅半年,即2010年1月,宝钢就选择退出中宝镍业,因此,中宝镍业目前实际上是中钢的全资子公司。
本报记者从中钢集团获悉,中宝镍业计划在今年6月投产,目前镍铁生产线已基本竣工,预计一期工程年产镍铁8万吨。
但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由于冶炼技术引进不合理、进口红土镍矿(中宝镍业生产镍铁的主要原料来源)亏损等原因,原计划在2009年下半年建成投产的中宝镍业,目前尚未投产就已亏损。
宝钢退出
2008年5月,宝钢与中钢在北京举行签约仪式,正式对外宣布合资成立中宝镍业。2009年6月,中宝镍业成立,中钢和宝钢联合发布新闻稿称,双方确定从合资建设经营8万吨的镍铁项目起步,适时向32万吨镍铁项目拓展,其中8万吨镍铁项目投资约18亿元,预计2009年6月投产。
半年后,2010年1月,宝钢将中宝镍业49%股权悉数转给中钢,悄然退出中宝镍业项目。
宝钢的退出与其随后新的镍铁投资项目形成鲜明对比。2010年5月,宝钢不锈钢部门总经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宝钢将加大镍铁产能;2010年7月,宝钢与印尼镍铁生产商PT
Aneka Tambang签订12亿美元的镍铁加工厂投资协议。
当时亟须扩大镍铁产能的宝钢,为何又选择匆匆退出中宝镍业?
宝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与中钢的合作摩擦是宝钢退出中宝镍业的主要原因。“镍铁的冶炼工艺与钢铁不一样,镍铁需要根据原料的种类来选择冶炼工艺,而中钢负责引进的冶炼技术存在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据本报记者了解,镍铁通过红土镍矿加工而来,可以作为不锈钢生产过程中精炼镍的替代原料;同时,根据红土镍矿成分的不同,镍铁生产厂须选择不同的冶炼工艺。
上述宝钢人士解释,理论上讲,所有的红土镍矿石都可以用火法冶金生产镍铁,但由于矿石的性质不同,冶炼方法选择不对,就会大大增加生产成本,中钢当时引进的技术与原料品质不相匹配。
据悉,中宝镍业引进的是乌克兰引RKEF法镍铁生产线,采用的是矿热电炉冶炼,优点是其生产出的镍铁含镍量较高,但缺点是电量大但产量较小,单吨镍铁须耗7000千瓦时左右的电,这意味着电炉冶炼镍铁的成本增加。
此外,宝钢对中钢控股并管理中宝镍业并不放心。根据中钢和宝钢在中宝镍业项目上的分工,中钢负责建设中宝镍业的生产线,而宝钢认为中钢的实际建设周期过长。
另一个令宝钢决意退出的原因,是中钢尚未敲定红土镍矿的稳定来源,而镍铁生产在建设工厂之前必须落实红土镍矿的来源,否则之前的投资有可能血本无归。
“我们当时在内部核算了一下,这个项目再搞下去,亏损是大概率的事情,还不如及早抽身。”上述宝钢人士称。
深陷镍矿投资亏损
宝钢撤资后,与中宝镍业配套进行的上游原料投资亏损,一度使中宝镍业成为“烫手山芋”,至今未“冷却”下来。
在2009年6月中宝镍业成立之前,中钢配套中宝镍业开工进口了大量红土镍矿,但由于镍铁和红土镍矿价格均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暴跌,中钢在红土镍矿进口业务上也发生了数十亿元浮亏,从东南亚进口的红土镍矿如废弃料一般扔在港口的码头,至今没有投入使用。
即使是在大量红土镍矿库存在港的情况下,中钢仍然扩大投资印尼Sulawesi镍矿项目。
中钢一位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公司投资印尼镍矿与红土镍矿压库是两笔不同的投资,投资印尼镍矿主要是为了使中宝镍业获得稳定原料供应,还可以增加公司的海外权益矿。
据本报记者了解,印尼Sulawesi镍矿品位在1%至2%之间,年产能大约为50万吨,是中钢第一次接触镍矿。
来自中钢集团官网消息,今年4月15日,产自印尼Sulawesi镍矿的第一船5万多吨红土镍矿已运到中宝镍业所在的黄骅港。中钢方面称,这是中国大型国企在印尼进行红土镍矿资源开发第一个成功出口的案例。
中国企业在海外开发资源本来就处于摸爬滚打的阶段,加上印尼复杂的投资环境,以及在投资镍矿上缺乏经验,中钢的印尼Sulawesi镍矿也遇到了一系列困难。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印尼Sulawesi镍矿的开采成本已高于红土镍矿目前的市场价格,导致中钢已无力开采,只能选择以雇佣承包商的方式开采。
印尼方面的码头也存在问题,中钢只能使用驳船将红土镍矿运到巴拿马级的散干货船上,这无疑加大了中钢的运输成本。另外,中钢还面临与印尼当地政府重新谈判资源费的问题。
中宝镍业困境
随着不锈钢业市场回暖,中宝镍业的投产计划再度被中钢集团列入日程。
今年4月7日,时任中钢股份总经理、现任中钢集团总裁贾宝军在中钢总部参加了中宝镍业专题汇报会,汇报会的主要内容是中宝镍业8万吨镍铁项目建设及试产准备情况。
目前,中宝镍业已自建了4个室外料场和7个室内料场,计划在本月投产。按照中钢的计划,中宝镍业全部投产后,全年至少需要140万吨红土镍矿。
然而,除了上游原料投资已经带来的亏损、建厂所需的巨额资金、前期技术引进不合理等使得中宝镍业项目面临“投产即亏损”的窘境,中宝镍业还面临“投产即过剩”的市场环境。
本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2011年是我国镍铁产能大干快上的一年,生产企业将由2010年的70家突破100家镍铁产能失控的风险已初步显现。
另外,中钢一位内部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中宝镍业的困难确实很大,但目前来看,在保证运作得当的前提下,中宝镍业投产比不投产要“更划算”。

5、青山钢铁印尼纬达贝工业园项目正式启动

自印尼在今年1月出台原矿出口禁令之后,镍价的涨幅已经超过60%。在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价已经从今年1月9日每吨13334美元的低点涨至5月13日的最高点每吨21625美元,创下两年多来的镍价新高。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印尼禁止镍矿出口给国际市场带来的影响或更为长远。麦格理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印尼原矿出口禁令持续,全球市场五年内都将存在供需缺口。
印尼驻华大使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印尼希望通过对出台原矿出口禁令,使得更多的出口商在当地建造冶炼厂,从而为印尼的矿产品带来附加值。印尼方面预计短期内中国对印尼镍矿的进口会减少,但希望这不会是长期现象,印尼希望能够吸引更多加工方面的投资。
印尼的做法似乎已经奏效。印尼能源和矿资源部的数据显示,印尼今年将至少有9个镍加工厂完工。
中印合资6.4亿美元冶镍
在印尼苏拉威西岛中国-印尼经济合作区青山园区,由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与上海鼎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印尼八星投资公司合作开发的一个镍铁冶炼项目正在建设之中。
这一项目总投资近6.4亿美元,计划于2015年投产。届时它将成为印尼最大的镍矿冶炼厂,达到年处理红土镍矿约300万吨、年产镍铁30万吨的生产规模。目前印尼本地两大镍矿冶炼厂的产量总和还不到10万吨。
这是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在印尼的第一个投资项目,也是其在东盟地区的第九个投资项目。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是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核准的离岸美元股权投资基金,由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银行、世界银行下属国际金融公司,及国内外多家投资机构共同出资成立。基金主要投资于东盟地区的基础设施、能源和自然资源等领域。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东盟基金项目团队表示,这一项目正是针对印尼原矿出口禁令而产生的。印尼于2009年就公布了这一立法,考虑到印尼对华出口镍矿占国内需求超过五成,原矿出口禁令一旦实施,将对国内镍铁和不锈钢供应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东盟基金一直在印尼寻找机会,实现上下游配合以及生产链的增值。”一位参与这一项目的东盟基金内部人士说。
上海鼎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青山集团下属公司,青山集团是中国第一大镍铁生产商和第二大不锈钢生产商。印尼八星集团的主要业务包括在印尼苏拉威西岛生产红土镍矿。这一项目将印尼的镍矿生产商与拥有冶炼技术的中国企业结合起来,加上对商业可行性的考虑,东盟基金做出了投资决定。
最终,在印尼出口禁令正式实施之前,东盟基金完成了项目签约。2013年10月3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尼期间,习近平和印尼总统苏西洛在雅加达中印商务午餐会上共同见证了这个项目的签约仪式。
东盟基金没有透露具体的投资金额,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东盟基金的项目投资额一般在5000万美元到1.5亿美元之间。
这一项目也得到了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支持。今年年初,青山集团与国开行厦门分行签署了长期贷款的融资文件,国开行将提供总额3.84亿美元的十年期贷款。
分享成长与可持续发展
印尼的镍矿产量对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至关重要,中国从印尼进口的镍矿占到进口总量的一半以上,印尼的红土镍矿一直是中国镍生铁冶炼的主要原料。据东盟基金方面的消息,镍铁厂建成后将100%出口到国内,不过将来也不排除出口到其他国家。
在投资的项目中,东盟基金一贯重视当地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坚持高标准的环境和社会责任。正在建设中的这一项目采用了国际金融公司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绩效标准,对项目公司实施更加严格的标准。“东盟基金不仅在金融上提供支持,也在技术上提出要求,支持社会、环境的国际标准。也就是不仅要追求商业回报,把中国技术输出去,还要将其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东盟基金团队人士说。
青山印尼镍铁项目将采用国际先进的回转窑+矿热炉生产工艺,减少污染。东盟基金负责人说,这个项目将为推动印尼的工业升级提供一个典范,实现东盟基金所倡导的与东盟国家“分享成长,分享可持续发展”,也再次体现了东盟投资基金所倡导的理念,即实现商业可行与可持续发展的结合。
印尼早在2009年就通过了《煤炭与矿物法》,规定2014年1月12日起禁止原矿出口。但在过去几年,多数人仍持观望态度,寄希望于印尼政府有可能修改法律。直到今年1月12日,印尼开始正式实施原矿出口禁令,不合乎要求的船只也被禁止离开印尼,此前持观望态度的外国投资者不得不接受了现实。
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有多个来自中国的代表团访问前往印尼考察。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有8家中国企业准备投资24亿美元建设镍铁冶炼厂,其中已经有4家落实了投资初步意向,但目前还没有展开实质性的建设。
东盟基金对这一项目的前景充满信心。“我们相信这个项目一定会成功。去年镍价在每吨1.3万美元,是价格低点,东盟基金在低点进入这一行业,说明对项目信心很大。现在已经涨到超过2万美元,说明我们看得很准。”上述东盟基金团队人士说。

4月25日,企业家大会期间,在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高燕等领导人见证下,CMEC总经理韩晓军代表所属企业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签署了印尼ANH高炉镍铁冶炼项目EPC合同协议。
该项目是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发展战略,大力开发以东南亚南亚区域为主的“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别市场,在今年所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该项目为业主在印尼镍铁产业园整体规划中的首期建设项目,项目建成后每年将提供8万吨镍铁产能,并将为产业园后续增产扩建奠定良好基础,也为扩大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在印尼市场和镍铁冶炼行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13、伊朗开发区球团项目钢结构工程开工

6月11日,来津参加中津商业论坛的浙江省商务代表团同津巴布韦政府签订了一份10亿美元钢铁厂项目投资的谅解备忘录。该钢铁厂将设在中部省,建成以后,每年钢产量预计为200万吨。

印度时间1月23日,印度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鲁巴尼先生、人民党主席瓦格尼先生一行莅临印度合资公司克罗美尼钢铁私人有限公司项目现场,与青山钢铁董事局主席项光达、CSPL董事长项炳和、CSPL董事王海军、CSPL总经理项锦强共同见证了青山印度不锈钢项目一期冷轧动土仪式。

14、越南和发烧结、球团项目开工

3月27日,印度尼西亚德信钢铁350万吨钢铁项目在武汉召开高层协调推进会议,印度尼西亚德信钢铁350万吨钢铁项目是由青山钢铁集团、德龙控股、印度尼西亚摩罗瓦里工业园区公司联合投资建设的大型钢铁基地,项目位于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青山工业园内,工程内容包括炼铁、炼钢、热轧、棒线等全流程系统施工,中国十九冶承建其两座1780立方米高炉的高炉标段、热风炉标段和配套公辅设施等。

8月24日,上海宝冶承建的马来西亚350万吨联合钢铁项目2*1080m3炼铁工程2#高炉顺利点火试生产。这标志着中国大陆在海外“一带一路”沿线上投资建设的第一个现代化全流程综合性钢铁厂、马来西亚最大的钢铁厂正式进入全面产出阶段。据了解,炼铁单元同时建设2座1080m3高炉,年产铁水253.26万t,炼钢连铸项目包括1台75m铸铁机、2座100吨顶底复吹转炉、1台单工位双小车100吨LF精炼炉、1台4机4流矩钢坯连铸机、2台7机7流小方坯连铸机以及配套的公辅设施。项目一期设计年产260万吨棒线材和H型钢。

5月17日,马来西亚关丹联合钢铁项目2*1080高炉工程—1号高炉试生产仪式在出铁场平台隆重举行,联合钢铁项目炼铁工程包含2座1080立方米高炉,是目前马来西亚容积最大、工艺最先进的高炉。

印度尼西亚谢卡尔集团成功招徕中国山东鑫海矿业科技公司成为合作伙伴企业,双方将在印尼中苏省的科纳威发展金属下游产业。工业部金属、机械、电子和运输设备的总署长哈利安多周六表示,该投资商计划投资20亿美元建造不锈钢制造厂,这将有利印度尼西亚经济建设和发展。

9月10日,马中关丹产业园350万吨钢铁项目新增2号高线3号棒材建筑安装工程主厂房第一吊顺利完成。2号高线建设年产65万吨5.5~16.0毫米圆钢盘条,钢种为普碳钢、优质钢、低合金钢的轧钢项目及配套设施;新建的3号棒材车间设计月产13万吨,主要产品为热轧光面圆钢和螺纹钢。

4、印尼青山冷轧第一卷成功下线 基地全流程布局实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